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葛国顺] 葛国顺:五姐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五 姐
葛国顺

       父母生养了我们姊妹七个,前面夭折了两个,我下面还有一个妹妹。
       今天我说的五姐,小名叫五干子。也就是说前面都是女孩,到我才生了一个独苗男孩,在家我排行老六,对于那个封建思想严重的年代是何其精贵。然而,我的出生对比我大三岁的五姐带来了不少麻烦。
       我基本上是五姐带大的。父母和前面的大姐姐们苦于家庭生计,忙于干活,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,平时只有五姐的身影在陪自己玩泥巴,过家家。那时候,姊妹友谊很单纯,就只是两个人在一起玩,一直得到她的呵护和照料。 
       我渐渐长大了,到了上学的年龄,五姐那时才上二年级,父母重男轻女,只得让五姐缀学,在家负责烧饭和照顾我,没有办法,她只得晚上抽时间去上夜校,为了我耽误了学业,现在想起来还真有点羞愧难当。
       五姐年轻时干活是个好把式,没有什么妇女活干不了的,还是生产队的“铁姑娘队”队长哩。那时经常带一帮妇女晚上去翻草粪塘,一干就是半夜。她人缘又好,认识的人也多,在哪遇上熟人,一般她都会寒暄几句。也热心助人,只要能帮上忙的,从不说半句不字。
       姊妹们都大了,相继出嫁成家,现在都有了第三代。我也与孩子们上城20多年了,五姐仍然在乡下,虽然相距40多公里,看起来距离远了,然而对我这个小弟弟的关心一点也没少。她知道我们在城上买菜烦,而且市场上反季节蔬菜多,经常给我源源不断地送来新鲜蔬菜,一下子成了我家的“绿色蔬菜基地”。春季是春韭和腌好的雪里蕻、夏天蒜苗青蚕豆角、秋天南瓜扁豆、冬天萝卜山芋,还不时送来散养的鸡蛋和鲜活的家禽,来时都是大包小揽,农忙时亲自来不了,就用蛇皮袋子装好托公交车带上来,打个电话让我去接收下。常年累月,有时就是来了,也是连饭都顾不上吃,说是回家农田还有事忙,真让我过意不去。每次带蔬菜来我给她钱,她倒说得好:“都是家里长的,给弟弟吃还要什么钱。”“种菜也要花本钱,再说工夫还要钱呢。”再推辞我说什么也要把钱塞给她,有时就是给点钱也只是表示个心意而已,十给九不足。
       人间自有真情在。五姐已是年近七旬的人了,多少年如一日,仍然放心不下我这个老弟弟,割舍不了的姊妹情犹如丝线扯也扯不断,我从内心感到,有这个姐姐真好。
       (2018年5月)

分享到:  微信微信
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投稿|版权声明|高邮市简介|关于我们|高邮文化网 ( 苏ICP备15021308号-1 ) 点击咨询

GMT+8, 2018-5-25 20:02 , Processed in 0.222018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