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葛国顺] 葛国顺:越南纪行(三)榕树奇观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盂城 发表于 2018-5-5 11:11:33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越南纪行(三)
榕树奇观
☐文  葛国顺

       戊戌年阳春三月,跨越国界,踏上越南境内,只见活鲜鲜的“绿”一刷刷地刷到人眼里来。街道两旁的人行道上一溜整齐的大树,驻足观看,各种形状的树干上,生长着各种形态的虬枝,枝丫上长着如棕须般的气根,长短不一地向下悬垂着,风吹着枝须,它如少女般的舞动着,时而扭着腰、时而伸着腿、时而挥着手;它如模特般的走着一字步,那么的从容,那么的淡定;它如慈祥的老者捋着胡须淡看人世间各式各样的悲欢情怀……
       榕树,世界上树冠最大的树种,也是唯一能够独木成林的植物。南方我走得不多,据说也有很多榕树,根似龙爪、冠如华盖的榕树既可遮陽又可避雨的绿色巨伞形象,也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我看着眼前的榕树,近乎陶醉于这片绿中,有生以来,第一次被这榕树感动了。
       尽管有幸一睹南国之榕的雄姿,但对于全世界已知的800多种榕树来说,我知道这也只能算是九牛一毛,纵然也是兴趣使然,更别说不同榕树的风韵了。其实同属于榕属植物的榕树在成长过程中的差别是很大的:有的板根突出,有的气根发达;也有的在幼苗阶段呈附生植物,还有的能够老茎生花。然而,最让我感兴趣也是最难忘记的倒不是榕树外表所呈现出的容貌特征,而是这种植物在面对不同环境下,各自选择的生长方式。正所谓“有多少种榕树就有多少种变化,有什么样的环境就会有多少种选择。”
       短暂逗留的几日里,我每当看到榕树,总喜欢在榕树的蔽荫下,来回走几趟。她一直就那样默默无闻地为人们调节空气,提供氧气,蔽烈日。久而久之,我就把她当作了我的知己,有什么喜怒哀乐都会去向她倾诉,她总是默默地倾听着,没有嘲笑、没有讽刺;有时还用她的气根抚摸我,安慰我,那种感觉好温暖。就像亲人在对我说:一切都会好的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看着她,就像看见了在故乡的亲人。抚摸着她的枝须我就会豁然开朗,信心满满。
       睹景生情,我不禁想起了宋人李弥逊《蝶恋花》中的词句:“百叠青山江一缕,千里人家,路绕南台去。榕叶满川飞白鹭,疏帘半卷黄昏雨。楼阁峥嵘天尺五,荷芰风清,习习消袢暑。老子人间无著处,一尊来作横山主。”真的是树在、山在、大地在、岁月在、我在。这已经足矣,还能奢求什么呢?
       听当地人说,有的大榕树,有好几百年的历史,被雷殛过,有些地方劈剖开来,大家都认为它已经死了,却不知过几个月却在分叉部分冒出了绿芽,又活了过来。当地人视她为“神树”。怎么,原来榕树还是“生命之树”!?无论怎样我都要去朝谒这棵“神树”。也许就是北海榕树家族的先祖吧,有那么顽强生命力的先祖,难怪他的子孙们岁岁华生翠叶,家族兴旺。
       “惯看人间千百态,悠然应对四时风。” 或许榕树的"榕"本身就是由"容"字融化过来的,所以榕树始终能够给人以大肚能容的形象,给人以海纳百川的意蕴。也因此,我在南方旅行时都会对榕树高看一眼,厚爱一层。在那些长满翠叶的树枝上挂着无数的红丝带,想必一定是人们借此神树祈求家人的平安幸福吧!蓦然间我这个无神论者也在心中默默地祭拜着,为家人求福!愿天下的子民都幸福安康!我感觉榕树给人的印象更多的还是奉献、正面而且阳光。看着这棵生命之树,我感觉自已好像悟到了许多。
       (2018年4月)

分享到:  微信微信
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投稿|版权声明|高邮市简介|关于我们|高邮文化网 ( 苏ICP备15021308号-1 ) 点击咨询

GMT+8, 2018-5-25 20:02 , Processed in 0.231039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