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百花争鸣] 杨梅芳:芦叶青青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盂城 发表于 2018-5-4 10:58:36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 五一回司徒了!每次放假前,总会接到哥哥嫂子或者姐姐们的电话:放几天呀?放假家来玩在!
       大高邮有个有名的草荡乡叫司徒!司徒有个不算大的小村庄叫吴杨!那里就是我的家!
       小时候的庄子四周都是荡!我们就叫东荡,南荡,西荡,北荡。那时候最喜欢到东荡!因为东荡不需要撑船。有一条狭小的坝头,垰过去就到,方便。我们打粽叶,拾螺子,摸歪子,剐猪草都喜欢到东荡,现在的荡已经全部改成了虾塘,哥哥姐姐们就以养虾为生活。回家了!城里看不见的青青芦柴,这里还是到处可见!
       呵呵!在这个季节,记得八九岁就开始跟着村里大的哥哥姐姐们打粽络了!他们总是约好几个一起去,我们就跟屁股虫似的跟着,大人们总是千叮咛万嘱咐:姊妹互相照看……
       堂姐是个赛小伙:天不怕地不怕,天王老子我为大!有个男孩子怕蛇,不敢最先下荡,她把他一拽:我来,咬死了我家还有三个呢!你们跟我后面走!我们排队似的跟在她后面打,大大的荡就给我们踏出一条小路,打打玩玩身上就挂上了满满一身粽叶啦!我们顺着我们踏的小路往回走(如果不走回头路可能会迷失方向因为荡太大,芦柴太高!)我们凯旋而归!
       更有意思的是有一次小香看见有个洞,说好像是只螃蟹在里面,堂姐二话不说,爬下来伸手就掏!结果抓出了一条大蛇!吓得我们四处逃跑……
       青青的芦柴叶裹粽子是我的拿手好戏!总记得第一次看邻居家嫂子裹,忍不住也学,回家裹给爸爸看,爸爸一脸的高兴:(奇了怪了)耶?裹得跟你妈一样好!一个角也不漏米拔!真能干!那时候我才十一岁!我骄傲得仰脸朝爸爸拽拽地笑!憋不住地笑!
       青青的芦柴叶还可以做口哨!劈一个卷起!压一下开头部位,放嘴里一吹,就有嘹亮的声音了!闲暇或者郁闷的时候坐下来,随手可得的消遣工具!
       青青的芦柴叶还可以做玩具!拔一颗心留两个叶相反方向卷,一个小公鸡就成功了!我们草荡人都会做给小孩玩。芦柴的根相当好吃!那时候爸爸经常挖荒挖(fa音译),几乎每块都有芦柴根,我们随手一抽,水里绍绍就是一个吃货了……
       芦柴叶又青了!我爱家乡的芦柴叶!


分享到:  微信微信
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沙发
 楼主| 盂城 发表于 2018-5-4 12:06:04 | 只看该作者
芦  叶  青  青
(第二稿)

       五一回司徒了!每次放假前,总会接到哥哥嫂子或者姐姐们的电话:放几天呀?放假家来玩在!
       大高邮有个有名草荡乡叫司徒!司徒有个不算大的小村庄叫吴杨!那里就是我的家!
       小时候的庄子四周都是荡!我们就叫东荡,南荡,西荡,北大圩。东荡我们经常去!因为东荡不需要撑船,有一条狭小的坝头,垰过去就到,方便。我们打粽叶,拾螺子,摸歪子,剐猪草都喜欢到东荡。
       东荡还有处我流连忘返的地方!而我的小伙伴们却对那胆战心惊!现在的荡已经全部改成了虾塘,哥哥姐姐们就以养虾为生活,回家了!城里看不见的青青芦柴,这里还是到处可见!
       呵呵!在这个季节,记得八九岁就开始跟着村里大点的哥哥姐姐们打粽络了!他们总是约好几个一起去,我们就跟屁股虫似的跟着。大人们总是千叮咛万嘱咐:姊妹互相照看……
       堂姐是个赛小伙:天不怕地不怕,天王老子我为大!有个男孩子怕蛇,不敢最先下荡,她把他一拽:我来,咬死了我家还有三个呢!你们跟我后面走!(那副大义凛然让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!)我们排队似的跟在她后面打,大大的荡就给我们踏出一条小路,打打玩玩身上就挂上了满满一身粽叶啦!我们顺着开始踏的小路往回走(如果不走回头路可能会迷失方向,因为荡太大,芦柴太高!)我们凯旋而归!
       有意思的是有一次小香看见有个洞,说好像是只螃蟹在里面,堂姐二话不说,爬下来伸手就掏,边掏边叽咕:好像是条大长鱼吖,结果抓出了一条大蛇!她猛甩手扔出去!哆嗦!啊!啊啊啊大叫!吓到我们四处逃跑……惊恐而归!
       最有意外收获的是有一次,红喜子打着打着跟前几步远突然飞出一只野鸡!我们疯狂地追野鸡!捶树枝,拔芦柴追着野鸡扑!哪里顾得上蛇不蛇咬?……可怜的野鸡终于被大堂姐扑倒身下..……那天红喜穿着大裤头,拎着一裤腿野鸡蛋,身上背着满满青芦叶威风凛凛、得意洋洋!春女把大野鸡扎在那个树枝头,朝肩膀上一担,摇摇摆摆,春风满面!我们得意而归!
       青青的芦柴叶裹粽子是我的拿手绝活。总记得第一次看邻居家嫂子裹,忍不住也学,回家裹给爸爸看,爸爸:(奇了怪了)耶?裹得跟你妈一样好!一个角也不漏米拔!真能干!那时候我才十一岁!我骄傲得仰脸朝爸爸拽拽地笑!憋不住地笑:妈妈教我的!你瞧不见!她就在我后面呢!又瞎说了!爸爸赶忙制止。
       我的瞎说来自我的臆想!臆想也是一种幸福地自我安慰!有时候竟然比命令还能征服!记得有次太阳都落山了,罩扣子他们还是在东荡一个水凹摸鱼!不肯回家!扣珍子叽咕妈妈肯定在担心了!我突然对着一个地方大声喊:妈妈!快来赶他们呀!谁不走就带他们走啊!.……他们吓得连爬带溜!惊恐万状!狼狈而归!
       以至于以后,如果不肯回家,即使没有我,她们也会喊:小美方妈妈来了!小美方妈妈来了!..……这招特灵!立马效果!
       青青的芦柴叶还可以做口哨!劈一个卷起!压一下开头部位,放嘴里一吹,就有嘹亮的声音了!闲暇或者郁闷的时候坐下来,随手可得的消遣工具!
       青青的芦柴叶还可以做玩具!拔一颗心留两个叶相反方向卷,一个小公鸡就成功了!我们草荡人都会做给小孩玩。芦柴的根相当好吃!那时候爸爸经常挖荒挖(fa音译),几乎每块都有芦柴根,我们随手一抽,水里绍绍就是一个吃货了....
       芦柴叶又青了!我爱家乡的芦柴叶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投稿|版权声明|高邮市简介|关于我们|高邮文化网 ( 苏ICP备15021308号-1 ) 点击咨询

GMT+8, 2018-5-25 20:02 , Processed in 0.273905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