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姜红兰] 姜红兰:蚕娘(中部)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盂城 发表于 2017-11-8 10:36:21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蚕    娘(中部)
☐文 姜红兰

       春桂的母亲带着村里的几个女人还有春桂的妻子给巧云当下手,釆桑,喂蚕,防邻村麦田治虫打药水有没有飘到桑树田里来。洗头不能用太香的香皂,洗澡不准喷花露水。春桂和另两个男人负责看地龙,掌握蚕房的温湿度,温度不可过高过低,这可是个技术活,马虎不得。蚕房内外消毒,轮流值日班夜班。“蚕宝宝可娇气哩!”巧云说:“春桂,你出去。”巧云先自笑了。“出蚁这两天女人不许和男人亲热,身子捂紧些,图个吉兆,不然不出蚁。”女人们都哄的笑了,“春桂又不是小伙子,他都是两个孩子的爹了。哎,春桂!晚上可不许你揉搓你嫂子!”女人们把春桂的妻子拽出来,推到春桂的身上。巧云心里疼了一下,那是一张枯槁发黄的脸,没有血色,怯怯的笑,讪讪的从春桂的身游移开来。春桂挺拔如箭兰,而她则是形将萎谢了,像隔了一辈人。她明白白天春桂和她说话为什么脸红了,她甚至想到了这两个人晚上在床上的情形,怀疑春桂是否尝过了女人的滋味!
       春桂的女人是感觉得到春桂的愉悦的。春桂在她的眼里还是个小叔子。她觉得自己配不上他,自己年长他四岁。她和他哥哥结婚时,春桂颠颠的跟在后面,左一个嫂子,右一个嫂子叫的热乎。如今在一起了,却越发拘谨了。她喜欢巧云的到来,巧云就像一朵祥云,让这个孤寂的家充满欢笑。村里的临时食堂就搭在春桂家。村里贴补费用,让春桂母亲做饭,参加育蚕的几个人都在春桂家里开伙,家里象过节似的,巧云也一口一个嫂子叫的让她心里暖和。晚上,蚕吃饱了,巧云叫嫂子和她一起去看春桂和孩子去沟渠里掏黄鳝,嫂子推说有事,她愿意看到春桂和巧云在一起时明亮的眼睛。她觉得自己是个不祥的女人。春桂的哥哥可是方圆八里头等标致能干的人,嫁给他让多少小媳妇大姑娘愤愤不平!她的父亲放倒了屋后的几棵泡桐,榆树,请工匠打了张三道滴水的雕花大床作为她的陪嫁,这给她长了脸,在这个小村庄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结婚后的她比做姑娘时还要好看,身子也越发圆润,心里像灌了蜜,甜呀呀的,第一年就生了个丫头。
       春桂很惹腥,他能分辨出来哪个是黄鳝洞,哪个是螃蟹洞,哪个水蛇洞。不到一个小时,能够摸半桶黄鳝。去麦田捉野鸡,手电筒一照,鸡就变成瞎子了,立在那里一动不动。最神奇的是,春桂会打鳖枪,他只要在水边一站,他好像就能听到鳖在水里说话似的,两只手挽起来合拍,“啪,啪,啪——”,鳖刚从水面探出头,“唰——”像是秤铊的鳖枪已甩出去了,正中头部。鱔鱼烧肉,清炖野鸡,红烧甲鱼,这些都不要村里出钱,老支书和几个村干也乐得不回去吃饭。支书说是沾了巧云的光。
       各家领了蚁蚕回去饲养,村里留了一张蚁蚕在蚕房里,巧云每天除了挨家逐户上门指导,还要拿蚕房里的这张蚕做试验,教春桂一班人怎么养蚕,提高蚕茧的质量产量。
       “你怎么娶了你嫂子呀?”巧云在蚕房喂蚕时悄悄地问春桂,“你和她好过了没有啊?”春桂摇了摇头。父亲离世早,留下寡妇儿三人勉强支撑这个家。哥哥懂事早,是他母亲的好帮手。种田下地,栽桑养蚕,不像春桂憨皮赖脸像个糊桃子,只喜欢取鱼摸虾,爬高上低。春桂也到了说亲的年龄,哥哥去村里废弃的破砖窑洞,看看能否烧土出砖,再搭个三间屋架,好给春桂娶亲。哥哥在清理破窑的时候,窑顶塌了,砸中了他的头,留下一个侄女和一个遗腹子侄儿。嫂子的家人预备等嫂子生了孩子接回去改嫁,嫂子哭得死去活来,怕苦了孩子,不肯回娘家,愿意守着这个家,把孩子抚养大。春桂的母亲就央及春桂娶了嫂子,叔招嫂在乡村也是常有的事。一来省了春桂娶亲的钱,家里实在是穷,还没有一个人上门提过亲。二来又兼铫了哥哥的门楣,照顾到哥哥的后代。嫂子的娘家人也愿意,是两全其美,四角俱齐的事。可是当他卧在女人的身上时,春桂脑子里就会浮现哥哥那张清瘦绝望的脸。这让他仿佛从山巅跌入谷底。(待续……)


分享到:  微信微信
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投稿|版权声明|高邮市简介|关于我们|高邮文化网 ( 苏ICP备15021308号-1 ) 点击咨询

GMT+8, 2018-5-28 14:54 , Processed in 0.229438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