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姜红兰] 姜红兰:蚕娘(上部)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盂城 发表于 2017-11-6 21:27:10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蚕    娘(上部)
☐文 姜红兰



       编者语:据晋·葛洪《神仙传·麻姑》记载:“麻姑自说云;接侍以来;已见东海三为桑田。”唐·储光羲 《献八舅东归》诗:“独往不可羣,沧海成桑田。” 明 刘基 《惜馀春慢·咏子规》词:“沧海桑田有时,海若未枯,愁应无已。”作者家乡高邮地区的蚕文化可向前推到北宋,婉约派诗人秦少游曾著《蚕书》一书,2012年经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蒋成忠老师精心整理,《蚕书》注释版已经连载在《中国蚕业》杂志上。作者将养蚕人的情感表现得细腻入骨,捎带着读者不知不觉进入场景。推荐阅读!


       正文:
       春蚕上簇了,巧云的任务算是行将结束,过两天准备回去了。
       春桂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在这张雕花的三道滴水的大床上,他的脚头,睡着他的妻,他曾经的嫂子。月光穿透窗棂倾泻而来,照在女人谦卑而生硬的脸上,春桂从心底升腾起的火苗立刻被一种苍凉的感觉击退了。他老是在这张床上失眠。这张大床是他哥嫂结婚时的陪嫁,红彤彤的油漆尚未剥落,三道踏板层层叠叠的垒在他的脚下,像是迈不过去的门槛。他放下锈着鸳鸯戏水门脸的围帐,感觉自己就是裹在茧里的春蚕,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。但是今晚,他又急切的想出去,他想去桑田里,他想去见巧云,他想去和她说说话。
       月光如水,枝枝丫丫的桑树在月色的照射下错落有致,像一株株盆栽。春桂很喜欢一个人在桑田里走走。小时候,哥哥牵着他跟在母亲后面打桑叶,桑叶的清香一直浸润着他,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。哥哥的死对他来说是个伤害,是心底永远的痛。一个无所不能的人,在春桂的生命里说消失就消失了,这来的太突然,让他措手不及。巧云并不在桑田里,春桂并没有失望。他其实是知道,她应该是在蚕房里,他却又不敢去,那湿润温暖的蚕房,让他觉得身上有蚕蚁在爬,从他的脚趾直抵他的心窝,让他悸动的近乎颤抖。
       春蚕饲养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一季,没有人愿意到这个偏远的村庄来。老支书去蚕种场要人,巧云就这样作为农技员被委派了来。开挂浆船来接她的是春桂。芦苇开始抽青了,杨柳树也绿了,露出嫩黄的芽尖。鱼儿也出来游动觅食了。巧云清脆的笑声漾开了水面,溅在春桂的心底开出花来。巧云是典型的水乡小媳妇儿,白果子脸,细柳腰儿,头发乌黑发亮,眼睛灵动的让春桂不忍直视,生怕自己冒犯了她。
       “你叫什么名字啊!”巧云俏皮的问春桂。
        “我叫春桂。”春桂居然腼腆的有点涨红了脸。巧云咯咯地笑了起来,“你倒脸红了,看来你还
       没有娶亲吧。”春桂没有回答她,他默不作声了。
       “我叫巧云,七月初七生的,七月初七看巧云,家里人就给我起了这个名字。”巧云自我介绍:“你们这里可真美!”巧云伸手折了一根柳枝,手指白皙细长像根根青葱,春桂不由把自己摇犁扶浆的手轻轻的擦了擦,心中却莫名的欢喜起来,觉得天是那么的蓝,水是那么的清。
       “黄鳝!”巧云惊喜地往水里指给春桂看。春桂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一眼,不由得不屑地笑起来,略带嘲讽地对巧云说:“那是水蛇,它们身上的纹路不同,鳝鱼无鳞,嘴尖。水蛇有鳞,有牙,头扁。”
       “真的哎!”巧云认真地辨别:“头是扁扁的,身上有鳞。你真神!谁教你的呀?”
       这些都是他哥哥教会他的,想到哥哥,春桂不由地在心底轻轻的叹息。
       育蚕房就在大队支部的附近几间房子里,四周已经用白石灰消毒洗刷,焕然一新。春桂的家就在蚕房边上,支书安排巧云住在了春桂家。春桂有个寡居的母亲,这让老支书很放心。他不敢把这么个漂亮的女子安放在别的人家。不会有小媳妇无中生有的告状,自家男人偷看别家的女人洗澡了,去拱别人家的草堆了,这户人家的媳妇是个锯了嘴的闷葫芦。(待续……)

分享到:  微信微信
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投稿|版权声明|高邮市简介|关于我们|高邮文化网 ( 苏ICP备15021308号-1 ) 点击咨询

GMT+8, 2018-6-7 00:23 , Processed in 0.406022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