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姜红兰] 姜红兰:骡 马(下)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盂城 发表于 2017-8-16 21:00:56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骡    马
(下半部)
文/姜红兰


       二条出场了,主家也通知了大刘,骡马是各个旅店共用的。二条故意在旅店的走廊上叫唤主家来开房间,一般安排在客人的对门房间,以便观察客人的一言一行。看到客人等得不耐烦了,坐卧不安时,二条慢条斯理地踱到对面客人的房间。

       二条有一个好处,无论哪个地方方言,他都会。客人等得实在无聊至极,掏出大哥大有事无事的闲聊显摆时,二条基本摸清客人的七七八八。他乡遇老乡,乡音更显得格外亲切、融洽。二条也会下棋,棋路走得非常好。与客人对杀了两盘棋,大刘拿着钥匙去隔壁房间开了门。也摆弄着个大哥大,扎扎呼呼地来到客人房间。大刘上来先每人递上一支大中华,礼多人不怪,他与棋实在是不通,乱比划,二条故意臭他,观棋不语,骂他没素质,客人反而磨不开。大刘就会建议,“棋有什么下头,不如弄个小牌掼掼,弄点小刺激,赢钱的晚上请吃饭,大家遇着了就是缘分。”一切铺垫就绪,两个人开始打连子,玩骡马了。

       大刘一味的放钱,总输。二条开局也是故意放牌给客人,有牌也不压,让客人感觉毕竟是老乡,打牌都向着他,逐渐放松戒备。如果客人把赢来输去的钱只放进钱夹里进进出出,两人一瞄,就知道客人钱包里钞票的多少,一般不会让此人输干,留个千儿八百的给他,照例晚上会在旅馆就近的地方请客人吃饭。也有的客人财大气粗,喜欢在包里拿钱,手提包拉链一拉,两个人就知道包里有多少块硬砖头(万元码成砖形)。遇到这么个冤家客户,大刘就会输的很惨,二条则会赢的很多。晚上二条照例会请客人和大刘到车站对面的九龙大酒店吃饭喝酒。酒足饭饱,大刘嚷着要扳本,又说小牌没意思,晚上推牌九,比骰子大小。

       大刘此时装得像输红了眼的客人,掷骰子,推牌九是大刘的拿手戏。要掷多大就多大,要几点就几点。摸牌码牌要白皮不会来红中,要东风不会吹西风。二条开始假模假式谨小慎微的打牌了。开局客人照例赢钱,二条开始输钱,大刘和客人的兴致越来越高涨,为了逼真,反反复复的开始拉锯战,让客人输输赢赢。筹码越来越大,钱押的越来越多,最后几牌落锤定音,大刘和二条让客人输几块砖头就输几块砖头。道亦有道,他们玩骡马也有规矩,同道中人不取,看病抓药的不取,缺手断腿的不取。如果客人有点草包,大叫大嚷起来,钱家会安排个女子给他压压火。邵家是有底线的,须得二条和大刘自己来安抚,这是他家女婿关照的。大刘和二条带着客人就去澡堂子敲背去了。 如果是他们女人带回来的客,大刘,二条和主家四四三分成。如果是跑客,自己来旅馆投宿的,主家叫他们来,就是四三三分成。如果其他站街的带回来的,四人平分。主家负责盯梢,大部分客人登上返程的汽车时,这项活动就告结束。如果客人实在输的太多了,主家会派一个人一同买票直至客人回家一两日才返回。

       女人心眼小,尤其是在钱孔里钻来钻去的人。二条的女人开始和二条吹耳边风,说大刘夫妻是沾了她们夫妻二人的光,瓜葛了她。“这是个短命钱。”二条说:“常在河边走,焉能不湿鞋!万一哪一天大意,出老千被发现,手爪子就会被人剁了。二来两个人好壮胆,如果没有大刘,我一个人孤掌难鸣,也赚不了那么多,盒子捂着摇,大家混混吧。”二条的女人终究看不开,带到好的客户也不让二条他们耍了,留在客人房间里的时间越来越长,磨磨唧唧,恨得二条真的像个骡马在走廊上跑马似的来来去去,又不能冲进房间,叮叮当当的敲墙。

       草木灰也有发热的时候。这天大刘的老婆带了个好客,不光是大刘见了,钱老板见了,也在心中暗喜。此人不高不矮,不胖不瘦,声音不高不低,一脸的憨像,笑眯眯地像个糯米菩萨,有点苏南有钱老板的作派。登记住宿,拉开皮包的一角,里面全是红皮垒成的砖头。钱老板偷偷地通知了二条,让他速来,大刘则是潜回到房间,专等二条来演双簧。

       二条前脚刚走,邵老板就接到女婿的消息,遣散旅馆里的一切外来人员,尤其是站街拉客玩骡马的,严打整治开始了,今天便衣非常多。二条老婆打二条电话打不通,知道坏事了,连宝应老家也不回,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离了这个地方再说。跌跌爬爬的上了车,再补票,辗转去寻她带回的恩客去了。

       大刘和二条从没见过牌品这么好的人,不急不恼,不徐不疾,输到皮包见底了,那人从袖子掏出了微型摄像头,在口袋里掏出了警官证。此时钱老板的旅馆已经被封了,只准进,不准出。

       大刘夫妻和二条定的是敲诈勒索罪。三人都咬定与老板无关,想没必要再送一个人进来。因钱老板没直接参与赌博,罚款释放了。钱老板的儿子任命镇长的通知失效,引咎辞职,自己的父亲丢不了撂不了,又不能脱离父子关系,改弦易辙,旅馆不开了,开了个国贸大饭店。邵老板的女儿女婿离婚了,因通报消息,女婿革职查办,仕途无望,心中怨恨,以致夫妻失和。大刘老婆心里暗暗感谢那个客人,把大刘还给了她。刑满释放,二人回到了镇江那片褚红的土地。

       二条出来后,身子更加细长,人也变矮了,好像缩了一圈。胡子拉碴的,人也神神叨叨。他不知道他的女人究竟是去了哪里,去哪里去找寻。后来有点神情恍惚,掏垃圾箱,拾破烂,二条成了一个游街串巷的流浪汉。

       <完>
分享到:  微信微信
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投稿|版权声明|高邮市简介|关于我们|高邮文化网 ( 苏ICP备15021308号-1 ) 点击咨询

GMT+8, 2018-6-18 19:49 , Processed in 0.156121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